广东人吃福建人的梗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不吃其他地方的人? - 知乎

admin 25 2024-04-15 20:12:51

广东人吃福建人的梗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不吃其他地方的人? - 知乎

  源自一个某个引擎搜索

  好事者无事搜了【广东人】三个字,结果某引擎弹出第一个词条就是【广东人吃福建人】,加上素来有【广东人什么都吃】的形象,那个图就火了,广东人觉得好玩,没去吐槽,欣然接受,渐渐就形成了这个梗。

  谢邀 人在福建 刚刚逃过追杀

  知道的都被吃了

  我们这些没被吃的怎么知道啊…

  不说了,继续跑了

  因为福建人住沿海地带,敢于拼搏,会做生意,精明能干,且经常吃海鲜,又喜食鲜甜,所以福建人肉质都鲜美紧致,而且吃了可能还会促进智力发育,会变聪明。

  啊~说得好想把自己煮了吃吃看……

  我问过我外公,九十多岁了。

  他说民国的时候就有这个梗了。

  起因是闽南地区封建传统,女儿都不远嫁。

  更是没人会让女儿去做皮肉生意,那是全族蒙羞的,会被一家子咔嚓掉。

  但是,市场总是有的,于是就有比较开放广东人带着妹子到闽南做起皮肉生意。

  这些妹子技术又不一般,一般都是先吃再那个。

  于是,当时闽南人见面会调侃对方“你今天有去给广东人吃一下吗。”

  大约是这样吧,这是老人家说的事。

  网上探讨为什么会有“广东人吃福建人”这个梗的起源,大多是错的。某论坛,某贴吧的梗来源于某留学生的经历,而为什么某留学生有这样的经历?

  先说结论:“广东人吃福建人”的梗,是来自北美的中餐馆的英语菜单。广东移民开餐馆的历史悠久,粤菜馆在北美占绝对多数,因此,留学生到了一家粤菜馆,看到菜单上居然有“炒福建人” (Stir-fried Hokkien 或者Fried Hokkien),那种震撼可想而知。

  用地名做菜名不是歪果仁的发明,在中国也非常常见,比如“北京烤鸭”,“南京盐水鸭”,“德州扒鸡”。。。在菜名里面的地名,通北京烤鸭

  德州扒鸡

  常反映了这个菜的起源地,或者这个地方的特色菜等等。但是,在西餐里面,菜名里面的地名,除了可以反映某个地方的特产以外,还可以是某种菜的做法的简称。比如:Veal Milanese

  Veal Milanese里面的Milanese并非只是来自意大利的米兰这么简单,其实还包含了一种菜的做法,就是把小牛肉裹上面包糠炸。因此,假如下次看见菜单上写着Chicken Milanese,大概率也知道这个菜的样子。类似的,有取自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名字的Florentine。这个Chicken Florentine

  做法是放菠菜的意思。比如上图的焗鸡肉佛罗伦庭,其实就是焗奶汁鸡肉菠菜卷。西多士(French toast)是美国发明的菜,并非法国菜。而“美式龙虾” (homard à l'americain) 却是法国菜。用某个地名来表示某种菜的做法,在中国的传统中好像不流行。我能想到的最早尝试是“扬州炒饭”,扬州炒饭本来是广州大三元酒家在1920年代自创的“扬州”为名的做菜法,后来居然变成了真的扬州市的专利了,有点好笑。下面这个就是扬州炒饭:

  下面这个就是用粤菜的方式做的镇江肉排:

  粤菜能成为四大菜系的首位,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其中一点就是善于吸收外来的东西,用地名来表现做菜方式就是新派粤菜的一个明显的特色。比如“镇江肉排”或者“京都骨”,并非源自江苏镇江,而是使用广东甜酸法做的菜,于是我们会见到“镇江肉”这样以“镇江”或者“京都”为名的菜式。“宫保鸡丁”本来是四川菜,但是广东厨师把“宫保”变成了一种做法的统称,于是在北美的中餐厅我们会见到“宫保虾”,“宫保牛肉”,“宫保羊肉”,甚至“宫保罗汉斋”这样的东西。同样,“木须肉”本来是鲁菜,但是广东厨师也把“木须”变成了一种做法,像“木须鸡”,“木须虾”之类,在中国的饭馆几乎不可能看到的,在北美的中餐厅却经常出现。下面这个就是“木须肉”:

  歪果仁吃东西非常保守,尤其对于不熟悉的菜,不知道是什么就不敢点。为了让老外接受中餐,使用来自地名或者人名的做法为程式的菜名经常是海外中餐的主流。“镇江肉排”,“蒙古牛肉”是来自地名的。“宫保虾”,“左宗棠鸡”是来自人名的。同样,“福建”或者“福州”的做法并非真的来自福建。比如“福建炒饭”,是在蛋炒饭上面淋上用芥兰片,虾仁,肉丁,香菇丁炒香的芡。而“福建笼仔豆腐”,则是在蒸豆腐的上面淋上芥兰片,虾仁,肉丁,香菇丁炒香的芡。下面这个就是福建炒饭:

  下面这个是“福建笼仔豆腐”:

  那么,当老外看到菜单上有"Stir-fried Hokkien"的时候,自然就跟看到Bake Alaska一样,不会认为是“炒福建人”或者是“烤阿拉斯加人”,只会马上翻译成“福建小炒”。而在中餐馆里面,“炒”(stir-fried)经常会被简化成Fried。比如Fried rice(炒饭),不会有人理解成“炸饭”,虽然Fried chicken就是“炸鸡”的意思。下面这个就是著名的甜品:Bake Alaska.

  可以想象,美国,加拿大,东南亚如大马或者新加坡,或者香港的某个中餐馆的菜单里面,出现了"Fried Hokkien"这样的菜名。而Hokkien既可以翻译成“福建”,也可以翻译成“福建式做法”(其实不一定是真的福建式做法,就如“蒙古牛肉”的“蒙古”做法跟蒙古没有半毛钱关系),但Hokkien 绝不是“福建人”的意思。留学生之所以大惊小怪把它变成了一个梗,完全是因为:

  第一:他们从来没见过“福建”这个词的英语写法,在海外广为人接受的,不是拼音的"Fujian",而是用福建话发音的Hokkien,就等于很多人都不知道“厦门”的英语不是"Xiamen",而是源自福建话的"Amoy"一样。于是,他们把明明是地名的“福建”理解成“福建人”了。

  其次:他们对西餐使用来自地名来表示某种烹饪方式的命名原则完全不了解。不知道“福建”其实说的是一种做菜方式,不是地方,更加不是那个地方的人。

  于是,在海外的一家茶餐厅或者粤菜馆,看见"Fried Hokkien Mee"(福建炒面:“mee”是闽南语的发音),或者直接来个"Fried Hokkien"(福建小炒),留学生们当然就喜大普奔,声称有了重大发现:广东人吃福建人!

  其实,“福建” 跟“宫保”一样,已经进入美国的西餐主流,成为一种做菜方式了。

  下次,大家到外国旅行,看到"Oyster Rockefeller", "Salad Niçoise", "Bake Alaska"这样的菜名,就知道并非把洛克菲勒家族的人跟蚝一起煮,不是把尼斯这个城市的人拌进沙拉里面,也不是把阿拉斯加烤了给您吃,那些不过是菜的做法而已。下面这个就是Salad Niçoise:

  “扬州炒饭”幸好没被翻译成“Fried rice Yangchow” (虽然法文真的就叫“饭炒扬州” - Riz frit Yangzhou),历史上幸好也没有出现过“扬州小炒” (Fried Yangchow)。(“扬州”这个放肉丁,火腿丁,香菇粒,虾仁,海参,蛋丝,青豆粒,胡萝卜粒进去饭,面,或者其他菜里面炒香的做法在大三元酒家发明以后,便从来没有流行起来。)否则我们就会又造一个梗:“广东人不仅吃胡建人,还吃扬州人!”

上一篇:中国2-0越南!范志毅展望12强赛:连他们都赢不了国足还踢什么?_腾讯新闻
下一篇:欧国联-西班牙点球大战5-4胜克罗地亚夺冠 乌奈-西蒙两扑点|法蒂|何塞卢|佩里西奇|克拉马里奇|吉尔·西蒙|网球运动员|中国网球赛事|奥林匹克运动会|22-23赛季欧冠联赛_网易订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返回顶部小火箭